文章时间:2014/10/20 文章作者:www.94745.com

小叮当应该是在游戏中第一个对我抱有善意的玩家,并且很可爱,虽然有时候犯些糊涂,但是她绝对是个好同志。我既然看到了这一幕,就不能见死不救,虽然这是在游戏中! 野狗BOSS没想到在它的领域里居然还存在着一个人,它转身看了看我,似乎感觉到对它的威胁,放下扑向小叮当的爪子,双目耽耽的望着我。 我小心的把暴雨光镖拿了出来,对小叮当道:“闪向一边,离开这里!”这暗器可是无差别攻击,万一将小叮当误伤或误杀,那我的这一片心意可就白费了。 小叮当被吓得不轻,连续“恩”了几声,转生身就跑,一边跑还一边混乱的说以后再也不养狗狗了,并且还说要饿狗狗几天……说了那么多,竟然连一句感谢都没有。 不过她逃跑的方向又错了…… “回来,哪里是往草原深处的!”在我说话的片刻,野狗动了,速度比我想想中的还要快,可以用电光火石来形容,我几乎看不到它的身影。 在我一愣神的工夫里,它就到了我的面前,传奇sf1.85炎龙元素力量大的出奇,不容我反抗就被扑倒,我趁机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与野狗之间离开距离,身子迅速的半跪,扣动暗器机关,无数伤害值升起……“-1”“-1”…… 这时候我才发现,暴雨光镖里面填装的是普通的暗器,铁匠为我打造的三棱光镖我安装的才几枚,打出了“-10”的伤害。 悔恨呀,心里这个悔恨呀,我怎么就没有全部换成铁匠为我打造的。野狗挨了一下之后,身子倒退几米,嘴里不住的“呜呜”着,看着我的暴雨光镖,似乎有些惧怕,但是它的眼睛中不时的精光闪现,似乎在思索着如何躲开我的暗器。 其实我现在也是拿着麻杆打狼,两头害怕。我把乌金棍扔在了一旁,小心翼翼的一只手架着暴雨光镖,另一只手偷偷的在背包中拿出一把三棱光镖,打开装填口,一枚一枚的填装。 野狗也发现了我的动作,它的“呜呜”声变得低沉,变得有些焦躁,后肢不停的左右摆动。 “旧轩哥哥,你怎么还不跑?”小叮当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又折返了回来,站在不远处,胆颤的看了眼野狗,开口问我。 见到小叮当回来,我忍不住骂了声国骂,小叮当,你不要玩我好不好?我把你救下,你跑就是了,返回来干什么?我的努力不成白费了吗? 野狗在面临危险的时候,智商应该达到100以上,比小叮当高的不止一点,它很快抓住了这个机遇,丢下我朝小叮当扑了过去。 我自然不会轻易的让野狗走掉,手中扣动机关,刚刚填装的十几枚三棱光镖全部打在了它的身上,它的身子一顿,我已经把乌金棍朝在手中,然后就是个毫无章法的乱披风。因为野狗的力量很大,我不敢与它近身肉搏,野狗的速度比我还要快,我又不敢与它拉开太大的距离,所以我不时的跳纵,调整与它之间的距离。 我抓了空隙,把暴雨光镖扔给了小叮当,然后又扔给她几把三棱光镖,“填装上,然后射击!”凭借以前游戏的经验,靠喝药水与野狗周旋了一会,野狗身上被我的乌金棍打的是伤痕累累,彻底把野狗的野性给激发了出来。野狗不顾我的追打,在挨了几下后,翻身就跑,等跑出一段距离后,传奇sf1.85炎龙元素又折身返回.不过这次野狗转回来后,不论是从气质,眼神,甚至步伐声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这种变化,是一种令对手惧怕,甚至是不死不休的气质、眼神! 只感觉野狗的身子稍微后缩,尾巴夹在屁股之间,两只眼睛中精光闪现,等再下一秒的时候,它已经到了我的面前。我一直暗暗戒备,心知我是逃不过今天这次劫难,但心里又有所不甘心,在野狗动的那一刹那,我就把手中的乌金棍挥打出去。这一下,力道出奇的大,并且瞎猫碰上了死耗子,正中野狗的鼻梁,鲜血在它的两个鼻孔中喷射而出,溅了我一身。 野狗受伤之后,更加狰狞,一只爪子打在我身上,接着又是一下。面对野狗那庞大的身躯,我现在显得很单薄,又一次被野狗扑到在地上,幸亏有野草,不然屁股非裂成两瓣不可。野狗欺身而上,一只爪子竟将它最威胁的乌金棍踢倒一旁,张开还在滴血的大口朝我咬了过来。情急之下我也顾不得什么章法,两只手狠狠的掐住野狗的脖子,不让它的嘴巴与我接近,但是血水却顺着它的嘴巴一滴一滴的落在我的脸上,黏糊糊的。 一旁笨拙的填装三棱光镖的小叮当,见我被野狗扑到,形势危急,大叫一声传奇sf1.85炎龙元素,跑到身边,大声道:“狗狗,马上放开旧轩哥哥,你如果在不放开,我对你不客气了……”野狗自然听不懂小叮当的话,后肢用力,全身的力气压在我身上。我的手臂支撑不住如此大的力气,只感觉手臂一阵酸软,野狗的嘴巴已经贴在我的身上,接着我感觉一阵绞心的疼痛,一大块肉皮被野狗撕裂了下来。 “呜呜……”我还没哭,小叮当见到我受伤后竟然失声痛哭出来。“射它呀……”野狗的嘴巴又一次接近我的身体,我的身体战栗一下,对身旁的小叮当大叫道。 小叮当含泪“恩”了一声,在野狗的牙齿咬在我的身上之前,把暴雨光镖抵在了野狗身上,然后深深的按下机关。野狗发出了一声惊雷一般的惨叫,身子跃起至少有两米高,我看到它被三棱光镖打到的地方已经是血肉一片,甚至有一丝的光亮——打穿了! 野狗狠狠的摔在地上,那双被血水污浊的眼睛闪现着一道道仇恨的光芒,估计它不会想到,看着没有半点危险的小叮当,竟然是令它伤害最大的祸首。 在野狗摔倒在地的时候,我翻身而起,抄起乌金棍,对小叮当大叫:“到我身边来!”野狗的性子应该是有仇必报,它的下一步应该是对小叮当展开暴风雨一般的攻击。

Copyright 2010 传奇私服 www.9474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(QQ:12345678)

传奇私服 1.76传奇私服 1.85传奇私服 传奇sf发布网

本站所有游戏均来自互联网,网络版权归游戏业主所有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