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时间:2011/5/18 文章作者:www.94745.com

这是属于我们俩的一种无法用言语诉说的牵连。    上学了,妹妹很胆小又文静,即使受了委屈也不吭声。急忙起身向她走去。再后来,我去外埠上学了。依然带着些许青涩,简朴,纯净。等再大点的时候,我们与村上的孩子不一样,我们上了乡里的小学(妈妈一次次的跑校长说,好说歹说的,后来才让上的,由于这里离家里近点)。再后来的后来,我归来了,妹妹却又去外埠了。不管我们离的多远,多久没有联系了。 。有一次,邻居的小男生在欺负妹妹,抢她的小骑车,妹妹只是牢牢的拽着,委屈的眼泪汪汪的,却不说话。我见了,跑过去推开那男孩子,然后,随手拿起旁边的靶子,大声骂道:“谁让你欺负我妹妹的,谁你让欺负我妹妹的……”愣是这样将人赶跑了。心窝里暖阳阳的。  “姐,”我抬眼望去,那个在眼底一直长不大的小女生已经那样长大了。那时,我天天叫妹妹一起起床,帮她梳辫子,然后一起去上学,有时来不及了,就半拖半拉着她。

Copyright 2010 传奇私服 www.9474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(QQ:12345678)

传奇私服 1.76传奇私服 1.85传奇私服 传奇sf发布网

本站所有游戏均来自互联网,网络版权归游戏业主所有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!